文/康主编 凤凰网财经频道特约主笔、资深媒体人

2003年,一位记者采访戴志康:“许多上了胡润百富榜的人后来都‘出事’了,你不担心自己吗?”

当时,刚刚以15亿元身价“荣膺”当年中国胡润百富榜第43名的戴志康反问道:

“我不怕,有什么好怕的?”

一位交行上海分行的领导在一边帮腔:“戴志康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是干净的。”

16年后,戴志康自首了。

一、死于不可控制的欲望

戴志康的自首冥冥之中又应验了一个魔咒:“3·27国债期货”魔咒。

1995年发生的那次“3·27国债期货”事件,是至今仍然让中国资本市场蒙羞的一个事件。那次事件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大空头管金生输的一败涂地,事件发生不久便锒铛入狱。管金生的失利也成就了交易对手的财富瓜分盛宴。戴志康就是其中一个。

“那时候管金生做空头,我们做多头,管金生一家输了几十个亿,培养了估计几百个几千个百万富翁。”

不过,这些当初赚的盆满钵满的赢家们,此后的命运却仿佛被诅咒了一般,没人能够得到善终。辽国发的高原高岭兄弟失踪,涌金系魏东跳楼身亡,“上海首富”周正毅入狱,袁宝璟和刘汉这对冤家则相继被执行了死刑……

如今,魔咒轮到了戴志康的头上。

戴志康自首的原因是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旗下的“捞财宝”和“证大财富”涉嫌非法吸收存款,且已无法兑付。

这些罪名有一个更通俗的解释——拆东墙补西墙,然而窟窿堵不上,最终按下葫芦起了瓢。

周鸿祎曾经说,贾跃亭是12个杯子就2个盖子,手速再快也盖不过来。

康主编说,家大业大的地产商戴志康肯定比贾布斯要有钱,所以最起码得有12个盖子。不过,他大概有200个杯子要去盖。

毕竟,戴志康可是要将10万中国人移民塞浦路斯的男人。

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戴志康兴奋地大手一挥,指着世界地图上非洲大陆的北部说,“那里是塞浦路斯,在欧亚非的交接点上,是欧盟成员。” 戴志康说,过两个星期,他要去看看,“也许是另一个机会”。如果条件适合,戴志康计划将十万中国人移民过去。面对可能的政策风险,戴志康的回答很干脆:

“所以要做得快,先干一把再说。”[1]

而且,在他的办公室里,一直悬挂着一幅非洲地图,因为他要斥资100亿美元在南非新建一个“陆家嘴”。虽然就在几个月前,他还在为如何偿还一笔9.5亿元信托贷款和另一笔1.39亿美元票据而发愁。

永远一身唐装的戴志康在中医领域同样有着宏伟的计划。

“我认为中医需要跟量子科学结合。我们已经找到解决肿瘤问题的钥匙,能够基本解决对肿瘤的诊断和治疗。”[2]

周鸿祎说,“绝大多数企业不是死于饥饿,都是死于不可控制的欲望。”

二、“挣钱就是把别人的钱算计到自己的口袋里”

戴志康曾经很有钱。

作为五道口毕业的高材生,戴志康的第一桶金来自于股市。刚刚28岁的时候,戴志康就成为海南6000万富岛基金的掌舵人,鲜衣怒马,在资本市场挥斥方遒。随后,又在“327国债期货事件”中对赌管金生,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真正奠定戴志康资本市场大佬地位的,还是苏常柴和四川长虹两战。

1995年年中,戴志康用从“327国债期货”事件中赚来的2000万,层层加杠杆,最终撬动了2个亿的资金来“坐庄”。杠杆率之高,直逼后来空手套白狼的小燕子赵薇。

戴志康的第一个目标是苏常柴。据一位证大的交易员事后回忆,当时戴志康旗下的证大控制了苏常柴20%的流通盘。

吸筹完毕之后,戴志康的团队先后在报纸上以整版篇幅刊登文章《增长十倍的股票》和《一面红旗插天下》,详细论证苏常柴的发展潜力,为股价上涨营造舆论氛围。

1996年春节过后,苏常柴开始飙涨,成为当年的一匹大黑马,股价从6元左右最高上涨到了18元。到了1996年的6 月,获利颇丰的戴志康开始兑现筹码离场,据说当时接盘的人是“A股第一庄托”赵笑云。

在苏常柴身上首战告捷的戴志康,随后将目标对准了股价长期低估的四川长虹。市场上至今依然在传说,为了查明长虹虚实,戴志康曾派人去了倪润峰那里做了半年卧底。

“1996年,所有的股票都涨,就四川长虹不涨,再看看它的报表,四川长虹是绩优股而且是最好的股票,为什么不涨呢?就是因为它盘子大,盘子大别人说不好炒作,炒不上去。但我相信价值规律,便宜的肯定会有人买。你盘子再大,跟中国老百姓储蓄存款相比差得远呢!所以,今天没人买,明天会有人买,后天总有人买,我们等了一年,才往上哗哗涨。” [3]

1997年5月21日,四川长虹股价创出66.18元的新高,而戴志康的成本价只有20元。

经此两战,戴志康成为A股炙手可热的人物,但凡有“证大系”入主的股票,都会迎来市场的热炒。

戴志康一直都以价值投资者自居,只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在A股制度还未完全成熟的当时,戴志康和他的证大系很难洗脱“坐庄”的嫌疑。

即便是在多年以后,戴志康仍然对询问自己“挣钱”经历的媒体表现得很抗拒:

“挣钱就是把别人的钱算计到自己的口袋里,我还在继续挣钱,但是技巧不值得吹了。就跟强盗讨论自己的偷盗本领一样,有什么好谈的?”[4]

而戴志康在回答自己为何在2000年退出股市时的一番话,或许更能体现他对股市的真实看法。

“大多数人都坐庄的时候,你再赚谁的钱?没有大多数人来被你骗的时候,你不就要被别人骗了吗?”

成功在股市逃顶的戴志康,将身家性命压在了房地产上。这一次,他又踩对了风口。

三、我要把外滩的气氛变一变

戴志康很看不上万科。

虽然在证大刚刚开始做地产的时候,戴志康的确学过万科,不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当时“学万科也没认真学”。20年后,对于当初没有学万科这件事,戴志康觉得挺庆幸的。“如果认真学了,也就跟他们一样了。”

戴志康曾经对一位采访他的记者情绪激昂地说,自己要做一个让世世代代的人公认的企业,而不是只让当下的人公认的企业。

“30年后,万科什么也不是,你懂吗?”

万科最近两年的确胆战心惊,一直高喊“活下去”。只不过,戴志康和他的证大却先一步变成“什么也不是”的企业了。

戴志康在刚刚踏入房地产这片市场时,的确有过高光的时刻。利用当年在股市中无往不利的手法——“低价位+高杠杆”,戴志康曾经是上海滩最先一批富起来的地产大佬。

1999年,在杭州依靠“湖畔花园”、“莲花港家园”等项目闯出名堂的戴志康猛然发现,和杭州疯涨的房价相比,地理区位更好、人均GDP更高的上海,房价竟然还是在下滑。

于是,戴志康将目标选在了浦东。

受制于财力有限,戴志康像当年坐庄苏常柴一样,选择了加杠杆。

“我投一块地,价值4个亿,我给它签一个几年分期付款的合同。那时候能这样签,因为地随便挑,没有人跟你竞争。它(上海)那时候能卖掉一块地算不错了。我谈的条件会非常好,4个亿的土地,我可以先付4000万定金把它拿下来,然后后面的地钱我可以逐步付,但是等到我第二笔钱要付之前,这地可能就涨了。这时候,如果我有后续的钱我就会继续投,如果没有后续的钱我就分一半给别人,那时候地已经升值了,我4000万可以马上就赚4000万,所以,我就放大胆地去做。”

高杠杆拿地的戴志康这一次又赌对了。

从戴志康进入上海的第2年开始,上海的房市开始回暖,依靠手里低价土地的优势,戴志康陆续开发了证大家园、水清木华、大拇指广场、九间堂等知名项目,每一个都大获成功,给戴志康带来了丰厚的利润。证大集团连续两年入选上海市房企50强,戴志康本人也连续三次入选胡润百富榜。

在上海滩扬名立万之后,戴志康变了。

王石说,有些人没钱时很有情怀,但有钱时情怀就不够了。

戴志康不是,他没钱时没有情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每个毛孔里都浸淫着利润”,但是当他有钱时,情怀也多了,多到钱不够的程度。

戴志康深深地为上海缺乏文化底蕴而心急如焚。看着上海的夜景,戴志康充满忧虑地说:

“没有文化支撑的都市,再大也是二流。”

满身的艺术细胞被激活之后,戴志康开始为自己的情怀一掷千金。

他为证大现代艺术馆提供了高达5亿元的预算,是原计划的10倍。而集结超五星级酒店、美术馆与高档办公楼的上海喜玛拉雅中心,足足耗去了他近30亿元资金与10年光阴。

有传闻称,戴志康本来计划投入喜玛拉雅中心的预算是10多亿,但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却给他报价25亿。抱着做一个“像外滩那样有影响力、能代表上海的地标建筑”,戴志康毅然为此买单。

“为了喜玛拉雅,我提前预支了当时所有的钱。”[5]

但是,这些文化地产的尝试在商业化运营层面并没有获得成功。

戴志康自己亲口说过,喜马拉雅中心“太超前”了,文化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作为地产项目没有带来直接的经济回报。

但是,亏钱的文化地产项目并没有阻止戴志康疯狂拿地。

2010年2月1日,上海外滩8-1地块以92.2亿元的价格成交,成为上海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政府出让地皮。而拿下这块地王的正是戴志康。

“刚拿下的上海外滩还得我去弄,我要把外滩的气氛变一变。”

但是,很明显,当时证大紧绷的资金链已经无法承载戴志康的文化情怀了。

在接手外滩地王后,证大的负债率从2009年的70%上升到2011年上半年的102%,上半年的营收同比腰斩53%,银行现金只有15亿,评级机构对上海证大的评级也一再下调。

等到外滩地王第二期46亿土地款眼看就要支付的时候,戴志康没钱了,他最后不得不将自己的股权卖给了潘石屹,由此导致了当时轰动一时的“上海地王案”。

从那以后,证大再也没有恢复自己的元气,一直在沉沦。2015年1月,戴志康宣布,退出房地产业。

在退出地产行业之后,戴志康回到了自己的金融老本行,做起了P2P。

只不过,这一次命运没有给他试错的机会,上海警方的一纸通告,成为戴志康最后一次公开发声。

四、后记

写完戴志康的稿子,回望戴志康32年的经商履历,一眼看过去,全是牟其中的影子。

虽然年龄相差了23岁,但实际上在康主编眼里,戴志康和牟其中算是同一类人。他们在当初那个资本的蛮荒时代,通过或者合法,或者非法,或者当时合法现在非法的手段横冲直撞,博得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但是,当资本的蛮荒时代过去,当一张叫做“制度”,或者叫“规则”的大网罩过来时,他们的横冲直撞就变成了头破血流。他们的头脑看似领先于这个时代,但是却又落后于这个时代。

创造力和想象力给了他们起飞的升力,当他们上升到空中时,他们梦想着建造一个自己心中的空中楼阁,但却忘记了看一眼自己的油表。最终,燃油耗尽,没有了归途。

在一次并不太成功的采访中,当记者质疑戴志康的文化地产模式究竟能不能走得长远时,戴志康失控了,说到激动之处,飙出了一句脏话:

“没有力量考虑狗屁长远,今天都过不去!”

记者记录下了这句话,写了下来。戴志康自己却忘了。

参考资料:

[1] 《南非大冒险》,环球企业家,2014

[2]《证大戴志康谈创业观:投资是哲学和文化》,证大集团官网,2017

[3]《地产大佬戴志康的资本赌性》,袁宏明,新财经,2004

[4] 《证大系掌门人戴志康:游刃在资本大佬与地产大佬间》,英才,2010

[5]《戴志康:建美术馆 在理想的年代 做疯狂的事》,雅昌艺术网

本文为凤凰网财经特约独家原创稿件,转载需获授权,侵权必究。

缅甸枪指挥党,而非党指挥枪

缅甸政局12日发生异动,缅甸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首都内比都总部当晚被安全部队突然包围,限制人员进出.....

战和大牌局,美国气势暂...

叙利亚化武危机出现新的戏剧性转折。俄罗斯方面建议叙利亚政府交出化学武器,在国际监督下逐步销毁,并加.....

司法改革,司法官的改革...

社论以省级为单位展开司改试点,在可操作层面上实现了对“司法地方化”较为严重的基层司法系统的统筹,当.....

从制度层面约束新建“官衙”

南方日报评论员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

示威逼停台湾核四对大陆...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

12306只能顶着“骂声”成长

据媒体报道,铁路购票12306网站再被黄牛党攻破,后者可瞬间破解它的最新验证系统,抢走上千张火车票。强大.....

沪港通加油,香港非“扶...

全球金融市场高度关注的沪港通股票交易17日正式“开闸”,从而将沪港股市连为一体,香港和内地股民可以通.....

出租车提价须照顾民众承受力

北京市昨天就出租车提价问题举行听证会。尽管真正愿意出租车提价的大众消费者很少,但最终提价已是大势所.....

香港反对派去白宫“告状...

去美国“告洋状”,这是香港泛民派走出的又一步臭棋。美国副总统拜登日前以“偶遇”的方式,在白宫会见了.....